interview

2012年5月28日星期一

27.05.2012


 2012年5月27日,

由于真理之光变得越来越耀眼,它揭示着曾经被隐藏的一切。由于所有谜题碎片的归位也带来了巨大的激动之情。许多人在这个过程中帮了一把,而它必须从世界的各个地方呈现,每个地方都为整体构建完美。谁也无法阻止这颗星球从控制的桎梏中解脱。对于一些人来说真的很难相信自己一直生活在一颗监狱星球,这是因为他们已完全遗忘被强加在自己身上的障碍。自由和自由言论的沦丧,那些捆绑你们和文明的刑法,还有宗教,当让还有所有限制你们自由的一切,都阻止你们寻找到真实的自己。



现在你们正看到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重新审视过去自己接受为事实的一切,十分惊讶的发现。。。那些所谓的历史完全是虚假的,被蓄意撰写的。现在你们知道它的真正样子:完全的谎言。如此多善良的人们被杀害,为了保护这些虚假的一切而不停战争;这一切的本质就是不断制造金钱效益,增加控制。一直以来这都是那些控制着你们世界之人的游戏。从你们世界清理这些寄生虫对于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情。他们的存活需要你们的支持,需要你们遭受苦难,需要你们恐惧。在过去,你们服从他们的命令,甘心情愿的为战争牺牲自己的生命。这一切都将终结。那些一直以来执行“命令”的人正在醒悟,看到了光明。


2012年5月25日星期五

20.05.2012


 2012年5月20日,




你们整个世界正处在一个伟大觉醒的边缘。所有正确的人都在不断团结起来,分享与探索,而每件事情也变得如白昼一般的清晰。请坚强并无所畏惧:展现出无惧的情怀,谁也无法伤害到你;因为那些想要伤害你的人,他们需要你处于恐惧中才行。这些由黑暗势力所使用的策略也由每天的过去而更加的明显。在他们要做什么事情之前会预先告诉你。直到现在,你们大多数人还是充耳不闻,所以他们才觉得可以自由的去执行。我想指出这个很明显的暗示“如果纽约双子楼受到攻击将会发生什么?”确实,这同样的把戏也被用在了伦敦7/7炸弹事件之前。现在你现在发现了这句话“如果伦敦奥林匹克中心被炸弹攻击将会发生什么”?实际上你们大多数的人必定会怀疑它。

2012年5月16日星期三

14.05.2012


 2012年5月13日,


问候,我的挚爱,以及所有竭力把其他人带入圣光中的工作者们。由于有越来越多的人摆脱了第三密度的思维模式,他们首次以超越的眼光思考并看待第三密度的一切,这些控制系统是如何工作的。





金钱被制造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控制。它也在持续被使用以让你们处于束缚中。在不同的国家银行曾经就是被设计为最大规模的借贷,而本该从未走上这条道路。要认识到这个事实---这些金钱都是无中生有的。你们的世界也是因为它而被牵制。这是你们所要应对的恶魔计划的一部分。





所有这一切都曾经被小心的计划和执行。它是对人类的一次罪行。他们从战争中得到了大量的金钱,他们由自己创造出的对于人民的痛苦而摄取能量。不管你给多少,他们总是要更多。他们要确保的是以人们的生活为代价,在你们生活中制造最大程度的压力。




2012年5月8日星期二

06.05.2012


 2012年5月6日。


我的挚爱,请代我向玛西亚祝以生日问候。我将尽可能如你需要的那样和你们的家人在一起。





此刻对于地球上许多的人来说似乎是绝望的时刻。对他们来说很难看到任何的光明,其实光芒已经在不远隧道的尽头闪亮了。请向他们保证这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阴谋集团需要保证的一点是让尽可能多的人处在痛苦中,因为这些由恐惧和痛苦带来的负面能量就是使得他们强盛的氧气。只需要看看在美国发生的极端化的贫富差距就知道了,而人民却心中依旧怀揣着自由大陆的美国梦;现在他们发现自己求助无力,因为那些银行家已经毁灭了他们的梦想。





财政总是被用在了制造战争上,而不是供养人民的食物和住房问题。在你们投票希望得到的承诺中你们看到了什么?是时候让这些政府的人员实现诺言了。每一次你们向那些处在饥饿与痛苦中的人伸出援手,你们就击败了那些希望摧毁他们的人。在人数上占99%的人们需要团结起来,互相帮助,在前方的过渡期把圣光的力量传播出去。在你们的手中有着如此多的力量。我们能够做到很多,而且我们团结在一起就不可攻破。




2012

Morgan Kochel

與一個到過火星的人對話
Morgan Kochel


Morgan Kochel: 而這是你們所有的!這是我們對火星任務的討論的終結,但我仍然與乍得接觸。在這一點上,我希望能夠說服他做一個視頻或電視採訪,但當然,也會有一些障礙需 要克服,目前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他可能會在一些危險中,如果他向大眾公開。此外,總會有人們可理解的懷疑態度的障礙。正如我在開始時所說的,我無法為任何人 驗證這個故事,也不是我的意圖去說服任何人其真實性。我的目標只是幫助他使他的故事被聽到,因為如果這個故事是真實的,這個星球上的人們正在一個規模宏大 的層面上被欺騙,也許這將最終有助於飛碟披露運動。這是謊言被揭曉的時候了,以及真相的時候 — 無論任何可能的事情 — 都一次性地被知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