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2014年2月24日星期一

23.02.2014


 23.02.2014

自从我过世到灵性世界已是十年。那时我已多次谈到过能量线的重要性。我们不得不等到时机正确的时候才可依照这份信息采取行动。有很多事情必须落实,而来自整个世界你们的回应也是完美的。现在,我请求所有善良的人去学习研究这部突岩日出的小电影,在2014年的2月2日于格拉斯顿伯里拍摄。 其中一些你们世界中最重要的能量线就经过了这个突岩。它极其重要,需要动用你们全部的力量尽可能迅速的释放这些能量。

我们为你们许多人准备的计划和这部电影有联系。请运用你的头脑,你的能量和意图去释放这些能量。不过,你有可能还未全面的清楚自己意识所具有的强大力量。这么去做,以团结的方式,你们就能够使得这些能量再次以利益人类的方式流动起来。通过这么去做,你们将拯救人类和你们的星球。如果你能够集合其他的团体,这就更具有力量了。这次运动本该由这颗星球上的每个人承担起来,这是你们自己的家园。这也是一次机会去贯彻你自己的力量,并停止再成为受害者。


这里有一张图可以展现出突岩能量线的重要性。这也说明为何维诺妮卡应该在2月2日抵达那里。接下来的几个月是最重要的。人类的未来命悬一线。对你们所有人来说这是一次巨大的责任。下定决心你就可以做到,而它也必定发生。你们可以获得一切,没有任何损失,还有从世世代代奴役你们的控制中解脱出来。我们在这个时刻指引着你们。现在,你们有足够的资料去获得意愿的结果。


当这些能量被释放,你们的生活将完全的改变。你们大脑的容量将增加,人类种族将开始恢复它全部的能力。有如此多的美好超出能够让你相信的地步。我们在这次的过渡中与你们合作。没有时间再浪费,因为阴谋集团正从各个角落寻求援助。这也是首次看到来自许多国家的人们肩负起责任与实践自己存在于地球上的神圣权利,而不会受到来自旨在奴役人类的坏蛋们的干扰。黑暗势力设计摧毁了每一样为人类存活必须的事物。你们不能再不闻不问,允许这样的事情继续发生。关于释放这股能量的奇妙事情,它无需一枪一炮:只需要你意识的力量。


请在这个想法上进行冥想。以尽可能多的时间去做它。你们会感受到这些结果,并看到这股能量所带来的改变。请想一想:你在自己舒适的小窝里就能够重新取回自己的星球。我正给予你们这些工具,指引这条道路去获得和平的未来。请不要担心金钱的问题;在不久之后所有曾经向你们隐藏的金钱都会归还。

我选择走入灵性世界,好让我能够与维诺妮卡一起工作。她回归地球为的就是这份工作,而她所从事的也不仅仅只是这个项目。自从拜访突岩之后她一直情况很糟,她所担忧的是无法回复你们所有的邮件。请试图理解她的情况。我们把你们所有人都看作大家庭的成员。每个团结起来的人都会创造出为所有人更美好的生活。在你回归地球之前就已选择这份工作,这也是为何你与它有如此多的共鸣。你们正对自己先天的力量醒悟,而且你们也已准备好利用它去实现人类的美好。我们在灵性世界,已努力点亮你们的道路。现在,你们必须获得控制权。我们当然,也会一路伴随着你们,不离不弃。你们从未孤独过。一旦你读到我们的话就迅速开始针对这部影片着手冥想。请把尽可能多的时间放在它上面。利用任何的影片或是照片去进行你突岩的冥想。这完全取决于你。(译者,本人博客已制作了相关的冥想中文音频,请参阅《连接盖亚心轮的冥想音频》)


马克已经为你们准备了报告(http://www.galacticchannelings.com/english/Project-Ley-Lines-Update-230214.pdf)。请相信能量必须尽可能快的释放。我对于今天的你们来说足够胜任它。这是目前为止我们更新的最重要的信息。

维诺妮卡的健康需要大量的康复,所以请向她送出你们治愈的能量。请记住,团结起来我们必定成功。而这一切掌握在你们的手里。

我的挚爱,你在继续的辛苦工作,但是你的肺部需要治疗。每件事情都掌握在手中。我们的计划不会失败。我永远是你钟爱的,蒙蒂。

全文完
译者 U2觉醒

Website: The Montague Keen Foundation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2012

Morgan Kochel

與一個到過火星的人對話
Morgan Kochel


Morgan Kochel: 而這是你們所有的!這是我們對火星任務的討論的終結,但我仍然與乍得接觸。在這一點上,我希望能夠說服他做一個視頻或電視採訪,但當然,也會有一些障礙需 要克服,目前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他可能會在一些危險中,如果他向大眾公開。此外,總會有人們可理解的懷疑態度的障礙。正如我在開始時所說的,我無法為任何人 驗證這個故事,也不是我的意圖去說服任何人其真實性。我的目標只是幫助他使他的故事被聽到,因為如果這個故事是真實的,這個星球上的人們正在一個規模宏大 的層面上被欺騙,也許這將最終有助於飛碟披露運動。這是謊言被揭曉的時候了,以及真相的時候 — 無論任何可能的事情 — 都一次性地被知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