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2011年5月9日星期一

May 1, 2011

May 1, 2011 

你曾经受鼓舞于大卫艾克在欧洲本土的旅行,以及这美妙的对于他带来信息的反响度。人们旅行几个小时就是为了能够听到他的演讲。对于欧洲的觉醒是如此的必 要,作为欧洲来说是恶魔控制的中心地带。这里是人性压制的根源。这里是你们的历史被完全扭曲的根源,而人类恰好接受了,却没有去质疑他们在学校被教导的那 些。每件事情已经被操作去使得人们精神匮乏的去相信他们不断制造的威胁。最有效的表现形式便是【意识控制】了。它相当于血祭的方式。这种能量当人被屠杀的 时候被释放了出来,被黑暗势力所使用。是的,我的挚爱,对于人们来说很难去想象一个阴谋集团可以如此邪恶,所以对人们来说更简单的趋于去逃避和拒绝相信它 的存在,比起接受你们挚爱的人们无辜的死去更信服。真相就在那里,所有人都可以看到。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开始了,就在你们的鼻子底下。你们被所有这些小心 置身在你们面前的分心干扰的事情忙的晕头转向,而同时以你们的名字却在进行着杀戮,无辜的平民极度需要你们为他们说话。你们都是兄弟手足。你会在他需要你 帮助的时候转头么?你们要对自己的【迟钝】负责,也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由于光之家族的人数在不断增加着,觉醒的人们聚集到了一起,在爱与和谐中你们的世界将永远的转变。走出幻象。从控制的镣铐中解放自己。爱会让你们自由。认 准爱,不要恐惧,在你所有的遭遇中都这么做。人性被重新设计了,目的是去服务于光照派--它们破坏了婚姻生活,它们促成了堕落,腐败与分裂。问问自己,你 对你们的子子孙孙有什么要求呢?千万不要被引诱去拥抱你的破坏者。记住,就是你们,作为一个社会,在你被催眠昏睡的状态,已经交出了你们的自由意志将导致 你们星球当前今日的状态。快醒醒吧!!!

你们要对你们的孩子负责,为了确保他们可以利用到安全的食物与饮用水。请明白华丽的伪装总是对那些年轻与易受攻击的人起作用。不要把他们曝光在那些修改意 识的音乐与电视中。不要依赖电视作为你们孩子的保姆--他们无知的意识在吸收潜在语言的信息,包含在音乐与电视中。作为一个家庭走到一起,互相交谈,玩游 戏,给他们创造一种安全的环境,好让他们感到安全和保护。你们必须学会在周遭的堕落气氛中航行。他们的生活标准并不是你的。他们(黑暗者)将运用每个手段 从你的正确道路中转移你的注意力。这就是他们的狡猾之处,这使得他们存在至今。他们是玩弄这些把戏的能手,所以你们必须变得更加的警惕。你们最大的优点就 是你们去爱的能力,并且变得富有同情心。通过扩散爱给你们的同伴,你就在创造光。爱的能量在比重上远远超过憎恨所创造的。没有明白它的话,你就成为了这如 此卑鄙的憎恨的牺牲者。这被用于控制你在自己的地方,在他们的眼界中--用被踩在脚下形容更适合。我拒绝拥抱那样的生活方式。我选择理解光明,生活在光明 中。现在,我要求那些读到我的话语的人,跟随光的指引,并且用它保护你。爱可以转变一切。很快,你们将看到你们为了今天而努力献身的成果。

人们问我,为何我不谈论太多关于死后世界的事情。好的,在那里你能够做意愿的任何事情。所有都是想法。这里没有时间限制。无论你想要干什么,它就在那里等 你了,就在你想象它的同时。这是如此的美丽,以至于人类意识是无法理解它的。人类的想象力无法想象它是多么的奇妙,在尘世生活过世之后,回归到灵性的世 界,在那里一切皆有可能。

我们的目标,现在,是引导你们脱离黑暗,为了从那些想要摧毁行星地球的人手中拯救地球。我们在与许多开悟的围绕在星球周围的灵魂们一起工作。一些你们已经 知道,许多,你们还未听说过。我们在尝试恢复行星地球。我们非常感激那些帮助我们进行这个工作的人们。我们就要成功。对你们所有人来说这个成功就要很快达 成。黑暗势力已经计划了更多的【地震】,很快,为了创造恐惧。这些是人为的。他们也运用威胁手段去恐吓那些不想参与世界新秩序的人们。当你窥视这企图接管 一切的计划时,那他们能做的唯一事情就是失败在没有把这个人类大规模意识觉醒考虑进去。他们的游戏完了,他们只是不愿承认。很快他们将别无选择。

维诺妮卡,我的挚爱,你无法在末路的两边都点上蜡烛。你不可能回答所有的邮件,处理所有的电话。我确信人们会理解你的。你需要放松。远离这些,时不时的,要重新充电!!时刻都要保持能量的充足。我们会再次相会。还有很多要做。我永远是你尊敬的,蒙蒂。


Website: The Montague Keen Foundation

译者 U2觉醒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2012

Morgan Kochel

與一個到過火星的人對話
Morgan Kochel


Morgan Kochel: 而這是你們所有的!這是我們對火星任務的討論的終結,但我仍然與乍得接觸。在這一點上,我希望能夠說服他做一個視頻或電視採訪,但當然,也會有一些障礙需 要克服,目前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他可能會在一些危險中,如果他向大眾公開。此外,總會有人們可理解的懷疑態度的障礙。正如我在開始時所說的,我無法為任何人 驗證這個故事,也不是我的意圖去說服任何人其真實性。我的目標只是幫助他使他的故事被聽到,因為如果這個故事是真實的,這個星球上的人們正在一個規模宏大 的層面上被欺騙,也許這將最終有助於飛碟披露運動。這是謊言被揭曉的時候了,以及真相的時候 — 無論任何可能的事情 — 都一次性地被知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