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2011年5月9日星期一

March 13, 2011

March 13, 2011

你们世界通过许多变化,产生的进度对你们都是很必要的,为了完全醒悟而脱离黑暗,并且看到你们一直被剥夺了的【光】,那些黑暗集团一直想要把你们所有人保 持在一个【昏睡混乱】的状态。他们对于他们的控制,宗教,教育等等方面无所不用其极,都是为了让你们顺从。在后来的日子里,电视和新闻报纸也是这样。这些 创造了所有的错误的感受给了你们生活的错误意义,你们应该争取的目标也是。如果你不按照他们设定的去做你就不会成功。事实就是你们所有人都被洗脑了,去接 受,被商业和大规模的武器破坏所统治着,还有军队,他们被人为可以为他们的国家献出生命,却事实是,他们血的牺牲,却成就了当权者们恶魔般的需求。

你们现在正在见证的是黑暗势力在失去他们的控制力。他们在分崩离析。他们在创造着这样的暴行,因为他们不顾一切的想要展示他们依旧权力在握。日本就是一个 成功的例子。黑暗集团不在乎胜利了,他们只摧毁好的事物。他们无视人们的生命。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方法去减少人口并且运用它作为对世界其他国家的一个警 告。当你看见了这可怕的破坏的时候,我看到了你是多么的忧伤,这些无助的人民。那些你非常尊重的朋友其中有许多都在日本。我要求每个人,请发送【爱】和 【援助】给你们身在日本的光之同僚们。你们都是【一体】的。这样比例的灾难把这个家园带给了你们。它让每个人比起以前更团结,而不管是什么肤色或是信仰。 日本将超越那些被看到的。他们是骄傲和诚实的民族。支持力即将到来。我保证那些已经从日本灾难死去的灵魂,已经完成了他们在地球上的使命。他们现在进入他 们自身循环的新起点了。他们的担忧已经抛在脑后。诚然,他们确实在遭受苦难,那么你们为何不可以尽可能的去给予一个安全的照顾给现在那些无家可归的人呢, 直到政府能够重新建好这个国家。这是一个机会,伸出你们的手给你们的地球家人,把全世界当作一家人看待,彼此互相照顾。

黑暗集团也运用圣经教义去阻止时间终止的方式。还不止这样。所有正在确实发生的都是在终结他们的恐怖的统治和镇压。圣经教义完全不是你们相信的那样。它完 全没有教导【爱和宽容】。【造物主的爱】不会摧毁任何事物或是任何人。所有的灵魂都必须勇敢起来,敢于走出黑暗的泥沼。探寻【真理】。有许多真相就在这 里,总是会有康庄大道去跟随,这些都会指引你们回到正确的道路中。探寻那些指明【真理】和【光】的。大卫艾克是一个主要的例子。还有许多人在奉献,他们花 费了一生的时间去指引人类种族回到【爱与光】中。你们已经在3月11日体验到了来转变的能量。你们许多人对于这个能量的引导力有了奇怪的体验,就好比你刚 做的那样,我的挚爱。比如无法解释的疲倦,身体某个部分的颤抖,发生在身体各个部位的无法解释的疼痛。特别是嗜睡。你开始质疑一切事情。

你的身体在适应新的DNA,它在转型,将把你们带入【全意识】。科学家们完全知道这些转变,但是信息被阻止被你们所知晓而已。你们在被帮助着,引导着,被你们来自其他星球的朋友们,就像天使一样,祂们指引你们朝向前行。

不要借助药物的帮助,你将吸收毒性。这个转变对他们来说是全新的。他们唯一的答案就是服用药物,你完全不需要它们。求助能量医学,维生素,草本药物等等。 这些才是你唯一需要的药物。现在,你也许知道了为何你们的政府从你们周围剔除了这些自然药物。这是一个针对你们的恶魔般的行为。你们此刻完全被忽视了身体 真正需要的东西。为何人们要接受这个而没有反对呢?发掘与你相同声音的人。让你们的政府知道,你们坚持服用自然药物。拒绝去支持那些毒药。他们将被移除。 他们的恶魔时代就要结束了。我们都知道了他们的邪恶本质,他们不再适合你们的世界。他们毁灭了所有好的事物。

谢谢你,维诺尼卡,因为你带来了Richard D Hall(RichPlanet.net) 和Tony Kilvert ,为了去揭发许多黑暗集团控制的秘密。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步伐,给许多正在探寻他们好奇多年的问题答案的人以帮助。【开明】在从所有的领域到来。迎接这许 多的转变吧。运用【爱的力量】去拆除黑暗的力量。不要【恐惧】。爱并且接受你自己,然后你会找到容易的方法去爱你的同僚,因为你们在一起体验你们的【新 生】。

每个想法都是能量。把你的想法发送给所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学会去适应你真实存在的【伟大之光】。知道我就在你的身边,帮助你通过这转变的时期。我是你钟爱的丈夫,蒙蒂。


译者 U2觉醒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2012

Morgan Kochel

與一個到過火星的人對話
Morgan Kochel


Morgan Kochel: 而這是你們所有的!這是我們對火星任務的討論的終結,但我仍然與乍得接觸。在這一點上,我希望能夠說服他做一個視頻或電視採訪,但當然,也會有一些障礙需 要克服,目前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他可能會在一些危險中,如果他向大眾公開。此外,總會有人們可理解的懷疑態度的障礙。正如我在開始時所說的,我無法為任何人 驗證這個故事,也不是我的意圖去說服任何人其真實性。我的目標只是幫助他使他的故事被聽到,因為如果這個故事是真實的,這個星球上的人們正在一個規模宏大 的層面上被欺騙,也許這將最終有助於飛碟披露運動。這是謊言被揭曉的時候了,以及真相的時候 — 無論任何可能的事情 — 都一次性地被知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