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2015年6月29日星期一

Mandarin --Message from Montague on 28 June 2015

控制着你们世界看不见的魔爪还在扬言着血的杀戮。他们必然是不顾一切代价。在无辜者经历地球上的生活时,你们会看到更多对他们的杀戮。头脑控制是一种很强大的工具。它被利用在那些受害者身上,使其去实施那针对无辜者小心筹划的诡计。然而这其中许多的都属于“假旗事件”,TV节目被用来制造足够的恐惧,而使得你们将同意任何为了你们的安全而建议实施的法律。要学习区分出“假旗事件”和真实的杀戮。那些妄图控制地球的人没有尊重或需要人类种族。我已指出,许多次,你们从学校和大学中所学的每件事情都不是真实的。它真的就不真实;其设计用来控制你们的头脑。

来自维诺尼卡的评论

了不起的John Mack博士最近向我指出他曾经十分的庆幸当我在大学受到教育的时候并没有受到意识上的污染。

一旦你们打开了真相的大门,你就会发现所有的答案直到现在都在对你隐瞒。去看一看那些手握大权的人,并看清围绕在他们周围设置的所有“黑魔法”的符号。全都在那里,显而易见。直到现在,你们都曾对它们沉睡。


在你们的世界中有善良的人们,他们已经觉醒并在寻究着真相。与你们分享是他们的心愿。 Michael Tsarion便是一位对那些用于控制你们的黑暗艺术十分了解的专家。Michael在贝尔法斯特长大,爱尔兰的北边。他亲身体验过那些曾经被用来不断遭致冲突的腐败和意识控制。在他的YOU--Tube的展示中,《巨型蜥蜴族,阿努纳奇的末落》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yYZwkUIxN4他解释了你们需要明白的每件事情。他的工作具有着唤醒人类的巨大价值。


我请你们花时间看一看《基督教的历史--基督教如何得以发明》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NtF1-Y-JJM。许多次我已向你们指出过,这位耶稣,玛丽,和约瑟夫,罗马天主教中的人物,从未存在过。这一展示给了你们需要了解的证据真相。罗马的天主教完全建立在谎言之上。通过“恐惧”的手法它已控制了你们世界长达2000年。到底要有多么的邪恶才会有这样的人发明制造恐惧的“地狱”?他们以意识控制奴役着绝大多数人类。他们依旧在这么做。你们需要明白的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谎言之上。你们并非“以罪恶出生”。你们是带着男人和女人的联合之爱而诞生。这些人憎恨人类。他们希望抹除这些。你们需要返回的是【爱的宗教】,这是在罗马剥夺之前存在过的。他们此刻正采取步骤制造毁灭。这也是为何我恳求你们向这些真相醒悟。不要对你们自身的毁灭熟视无睹。


你们需要明白谁是“光照派”,以及他们如何公开的操控人类;也包括他们要对谁回答。仅仅因为某人看上去和你们相似,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真的和你一样。这些在地球上的种族只为自己着想。他们的计划便是移除人类,好让他们能自由的以所希望的那样生活。他们并不想永远保持人类的形态。你们需要理解所有这些,这样你就能够保护自己和你的家人。你们必然已好奇光照派到底是些什么人,等等。我建议你们看一看,《光照派如何被创造》https://www.youtube.com/watch?t=318&v=c79hrULKyD4这部视频解释了他们的起源。


你们根本没有时间再浪费。请关闭你们的电视机并准备去确保人类的延续。预先的警告会事先准备。确保你们永远不会再次落入谎言。请通过雷线(龙脉)从地球上释放这些美好的能量。这会终止这些恶魔实体为所欲为。他们无法存在于光中。当每个国家都释放出美好的能量,每件事情都会改变。你们完全不需要枪炮和坦克,只是利用你们的意图把神圣之光导入到这些雷线中。它需要你们来释放。


我请求爱尔兰的人们释放爱尔兰的能量,尤其是TARA地区的。这将会带来巨大的不同。请利用“意图的力量”去解救那些受制于头脑控制却毫无知情的人们,并被利用去执行阴谋集团的恶毒计划。一旦所有的控制被移除,你们将随后步入到与生俱来的力量中,再一次的,你们将感到完整。

我的挚爱,请信任正确的结果必然呈现。此刻是困难时期。你需要好好休息。请善待自己。


永远是你钟爱的,蒙蒂。

译者 U2觉醒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2012

Morgan Kochel

與一個到過火星的人對話
Morgan Kochel


Morgan Kochel: 而這是你們所有的!這是我們對火星任務的討論的終結,但我仍然與乍得接觸。在這一點上,我希望能夠說服他做一個視頻或電視採訪,但當然,也會有一些障礙需 要克服,目前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他可能會在一些危險中,如果他向大眾公開。此外,總會有人們可理解的懷疑態度的障礙。正如我在開始時所說的,我無法為任何人 驗證這個故事,也不是我的意圖去說服任何人其真實性。我的目標只是幫助他使他的故事被聽到,因為如果這個故事是真實的,這個星球上的人們正在一個規模宏大 的層面上被欺騙,也許這將最終有助於飛碟披露運動。這是謊言被揭曉的時候了,以及真相的時候 — 無論任何可能的事情 — 都一次性地被知曉。